宁南战“疫”故事⑤:逆行一线的白衣夫妻“兵”

2020-02-14 20:41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胡德培

大发一分时时彩讯 天使白、警察蓝、党旗红,共同组成2020年春节期间的战“疫”一线最美风景。而在宁南县的最美风景中,还有一群人,他们系出同“门”、相濡以沫,他们同着白衣,携手抗“疫”,他们既是爱人,更是战友!

 

据不完全统计,宁南卫健系统干部职工785人中,就有160对白衣夫妻,同时奋战在战“疫”一线……

 

板寸局长多幽默

 

2月9日早上8点多,宁南县微信朋友圈一条信息被刷屏“不是来得早,而是根本没回家,猜猜被资料遮住半边脸的是谁?”

 

板寸局长在安排工作

板寸局长在安排工作。

 

很多人留言,但猜中“被资料遮住半边脸”的人是县卫生健康局党组书记、局长何科举的人寥寥无几。“何局长什么时候剪了个板寸”?

 

何科举的“板寸”,还有一段小故事。“手机每天要充电两三次,与家人通话时间以秒计”何科举自嘲说,自全省启动卫生应急Ⅰ级响应,凌晨回家都是早的。时间一长,原来潇洒的自然卷发成了“乱鸡窝”,为了省事他干脆把头发推成板寸。

 

面对同事的调侃,何科举幽默的回答说“发型都换了,拐点肯定也不远了”。

 

一次凌晨2点多,何科举正在指挥部研究检疫点工作,电话响了。下意识接起电话,何科举一愣,严肃的语气骤然温柔,“乖乖,爸爸在忙到抓病毒坏蛋,你跟姐姐先睡,爸爸把坏蛋抓完了就回来哈!”匆匆挂断电话,还隐约传来孩子的哭泣声。

 

“抱歉,邹医生今晚有事耽搁了,她姐姐不太哄得住她”何科举有点尴尬。何科举的爱人邹佳君,是宁南县中医医院医生,作为一名医务人员,更是从大年初一开始就没有休息。夫妻二人将年仅3岁的小女儿丢给暑假回家的大女儿照顾,每天早出晚归,女儿已经好多天没见到他们了。

 

孩子成了“留守儿童”

 

同样把“作天作地”7岁小儿子交给15岁女儿照顾,县医院感染科主任余华凤对这种孩子变成“留守儿童”的滋味也感同身受。

 

县人民医院作为疫情防控定点医疗机构,肩负着各类发热病人及医学隔离观察病人救治任务。作为感染科主任,余华凤一直带领着战友们冲在最前线,丝毫没有顾忌他们是所有抗“疫”一线人员中危险系数最高的一群人。

 

余华凤的爱人刘炳康,是宁南县为数不多的监管场所医务人员,肩负着监管场所上百号羁押人员疫情防控重担,更是有家难回。

 

“半个多月来,我们夫妻二人都没有细问孩子每天吃了什么、做了什么,害怕问了更心塞”余华凤说。

 

这个春节,米花成了他的主食

 

接到县卫健局春节值班通知,原计划1月21日开车回岳父家过年的宁南县疾控中心主持工作副主任韩世康,顶着抱怨让妻女自行回泸州,自己毅然留在了工作岗位上。

 

韩世康   指导白鹤滩坝管部开展复工准备工作

韩世康 指导白鹤滩坝管部开展复工准备工作。

 

出于一个老疾控人的直觉,1月21日,在征得卫健局党组同意后,韩世康紧急安排采购防护服300套、N95口罩2500个、含氯消毒药品4吨和部分消杀器械。“可惜1月24日全省启动卫生应急Ⅰ级响应,只到了3.75吨含氯消毒药品,其余物资都被重点疫区紧急调走了”韩世康很是遗憾。

 

但就是这及时抢到的3.75吨消毒液,保证了半个月来宁南县所有的厂矿企业、车站、居民小区、疫情检疫点、农贸市场等公共场所消杀物资免费供应,为后续物资采购争取了时间,大大缓解了消杀物资紧张状态。

 

检查防控措施、督导重点地方消杀灭工作、开展流调......十多天来,韩世康每天都带领同事们忙到很晚,第二天又满血复活。直到2月1日深夜1点,韩世康因头晕、恶心、呕吐等到县医院挂急诊,才知晓这位“战力持久”的“战士”,已经连吃了一周的开水泡米花。

 

消息传出,韩世康的妻子周霞丽十分难过。本该是坚强后盾的周霞丽不仅没在他身边,甚至连见面都难,因为周霞丽也是县人民医院的医生。自1月28日取消假期从泸州老家回到宁南,周霞丽就立即投入到了防控一线,十几天来夫妻二人话都没说上几句。

 

疑似患病:“物资紧缺综合征”

 

临危受命负责医院医学装备应急保障工,县医院副院长廖宪明顿时压力山大。三军未动,粮草先行的道理谁都懂,但宁南没有应急物资生产厂家,在地势上又处在交通运输末端,物资保障难度之大超乎想象。

 

廖宪明在发热门诊了解物资使用情况

廖宪明在发热门诊了解物资使用情况。

 

在压力面前,廖宪明很快患病,被戏称为“物资紧缺综合征”。

 

甚至就连县应急指挥部优先保障医疗机构及一线医务人员的物资调配原则,也没有缓解廖宪明的“物资紧缺综合征”。

 

除了发动所有能发动的力量多渠道组织应急物资外,一向大方的廖宪明突然“抠门”。每天检查出入库登记和物资储备,带领相关科室人员到急诊科、发热门诊、感染科、隔离观察点等重点岗位详细了解当日接诊量、筛查流程、发热门诊的应急物资使用及需求情况,把有限的物资全部用到刀刃上,最大限度节约应急物资。

 

接到亲戚朋友电话,廖宪明直接回答“如果问我找口罩的话就不用说了,口罩属于战略物资,现在优先保障一线人员,你们待在家里,没事不要出门。”哪怕是妻子的姐姐亲自打电话,也没能从他手里拿到一个口罩。

 

把大姨姐惹气了,廖宪明只好让同在县医院总务科上班的妻子周敏出面,打电话给姐姐及其他亲戚,耐心解释劝导,不仅化解了误会,甚至还发动亲朋好友主动帮忙联系起了物资采购。

 

同护一片净土

 

“你在做啥子?”

 

“我在检疫点值夜班,你呢?”

 

“我也在检疫点!”

 

“有车过来了,照顾好自己!挂了!”

 

这一简短的电话,来自宁南县幸福镇卫生院院长余朝林和松新镇中心卫生院医生刘琼梅。这对夫妻,一直坚守在各自的“防区”,两人几天来才通一次电话,前后不到10秒。他们甚至没有时间互道想念,一句“照顾好自己”藏着道不尽的关切和担忧,干脆利落的一句“挂了”又含着怎样的决心和无悔。

 

你刚从这个检疫点下夜班,我却要到另一个检疫点接班,同在一个医院却经常完美错过的白鹤滩镇中心卫生院医生张益友、何大燕夫妇……

 

陈燕在单位张贴宣传画

陈燕在单位张贴宣传画。

 

风风火火,天天像打了鸡血一样的妇计中心主任助理陈燕和松新镇卫生院医生陶亮汀夫妇......

 

看到抖音、快手、朋友圈各路大神各种宅家无聊秀厨艺,感叹胖了疯了的时候,这些亲密战友在坚守本职工作,尽一个医者本份的同时,还默默为被留在身后的“留守老人”、“留守儿童”担忧,他们如何打发一日三餐,如何在担忧牵挂中冷清度日,有没有光吃零食不吃饭,是不是一直看电视玩游戏......(文/图 周云荣 记者 王咏)